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凶宅

作品:凶宅地产商|作者:钱大少|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10-21 10:26:39|下载:凶宅地产商TXT下载
  为什么我劝大家便宜的二手房打死也不要买?

  从08年金融危机那年开始至今,我做了21年的房地产中介。

  经过我手卖出去的房子,都远低于市场价至少一倍以上,就拿前几天从我手里成交的那套南惊路的房子来说,市场价750万,但买家从我手里200万就成交了。

  不是房主傻了,而是因为房主死了。

  没错,我是一个凶宅中介。

  20年以来,我专做凶宅买卖,经过我手的凶宅当年都发生过一些震惊当地的人命案的。就拿前几天南惊路的那套房子来说,里头就死过两口人。

  他们是房子的第一任房主,一对中年夫妻。男的是做煤矿生意的,因为环保问题被取缔后,生意资金量断了,欠下巨额外债,不堪压力的夫妻二人在结婚纪念日当天服毒自尽,留下了上幼儿园的女儿。

  人死了,债可消不了。

  法院起初把这套房子以700万的价格拍给了一个南惊的房地产老板,也就是房子的第二任房主。

  没出仨月,房地产老板疯了,整天神神叨叨的,他老婆打五折卖给了第三任房主。

  我是从第三任房主手里接下这套房子的,我忘不了她惊恐的表情,和签完字以后那如释重负的态度。

  八十万,带豪华装修,崭新的全套家电,全都算送的,甚至大税都是她掏的。

  对于这种地段的房子来说,和白送没有什么区别。可就是因为它是凶宅,房主想把这房子直接抵押给银行,可是整个南惊市没有任何一家银行敢收!

  凶宅的买卖没那么好做,干我们这行的,得命够硬才能担得起这饭碗。我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才接触这个行业,因为我人生中买到的第一套房子就是凶宅。

  ……

  2008年的时候,我和大学谈了4年恋爱的女友小雅进入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毕业以后,我来到小雅的家乡南惊发展,丈母娘的要求并不过分,南惊一套房,彩礼陪送三金,也就是金耳环、项链和戒指。

  08年的南惊房产均价4000,一套百十平米的平层住宅四十万就可以拿下,可对于我一个刚大学毕业工作,又没有家里人支持的穷小子来说,四十万算的上天文数字了,因为我手里连个首付钱都凑不够。

  女友的家庭情况在南惊属于不错,所以丈母娘的要求并不算刁难我,我攥着手里勤工俭学和毕业后工作攒下的六万块钱,开始在各种报纸上寻找低价房源信息。最终发现了一套江宁路的房子。

  刊登原因是房主急用钱,房子面积63平,是非常抢手的一居室户型。这种小面积的房子,单价一般要比大平米的高。可是房主刊登的价格却远低于市场价,折合下来才两千块钱一平米。

  十二万,三天内全款支付,只要十万。

  如果不是因为‘消费广场’报纸上的信息源是真实有效的,我都以为这是个骗子,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刊登日期是今天,这种房源肯定特别抢手,所以我第一时间就和房主约了见面。

  让我没想到的是,等我和房主在家里见面时才发现,房主还同时约了另外两个买家一起看房,我当时就紧张起来,攥着包里的两万块钱现金寻思着,如果这两个人和我抢房子,我就直接把两万块钱当订金交给房主,把房子拍下来。

  房主是个中年人,身材干瘦,像是过冬的柴火,脸煞白,跟糊了一层白蜡似的。

  这是05年的房子,刚三年,算是新房,封顶12层,这个房子在六层,属于中间楼层,带电梯,装修还很新,十万块钱的价格可以说是超值,甚至如果转手卖出去,都能赚上一笔。

  因为房价便宜,干瘦房主全程话很少,一直冷个脸,最后还是我开口问的他:“李先生,这个房子我是看上了,但是您这房子的确比市场价便宜不少,我能不能问问,您为什么卖这么便宜?”

  另外两个买家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让我有些捉摸不透。

  房主显然也愣了,回答道:“哦,我就是生意周转不开,急用钱罢了。”

  “咱们的房子能正常过户什么的吗?”

  “都有合同,有律师,坑不了你。”

  干瘦房主白了我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刚进这房子的时候,我觉得这房子里哪儿都挺好,可唯独就是有点冷。进门玄关那里还摆着一个红色嘴唇的芭比娃娃,也就是现在是白天,如果是晚上,看着怪吓人的。

  房主接连不断的接着电话,看样子都是咨询房子的,我一看这情况就急了,于是直接把两万块钱订金掏出来,说:“李先生,我大学刚毕业,实不相瞒手头就六万的现金,但是我急需一套房子结婚,今天带了两万就当订金,剩下的钱,我一定三天内补齐,这房子您卖给我行吗?”

  房主一看见钱就乐了,二话不说把手机关机了,钱连真伪都没验,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个敞亮人,这房子我就卖给你了,三天后把尾款给我,咱们去房管局过户!”

  另外两个买家用一种看傻比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屑的看了他俩一眼。

  在离开房子以后,其中一个买主把我叫到了一旁,和我说道:“老弟,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

  我警觉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我没别的意思,你以为这房子卖这么便宜,真是因为姓李的急用钱?”

  “我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反正这房子我已经交了钱了,肯定是不能让给你了……”

  他笑了一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提醒一下你,这房子有问题,实不相瞒,是套凶宅。”

  “凶宅?”我笑了,心说我怎么着也是个本科毕业生,你想跟我抢房子连这种手段都用上了?

  “信不信你自己打听打听就知道了,这房子一直对外出租,但是死过一家三口,是车祸。南惊本地人都知道这个新闻,出了事儿以后,房东不敢回去住,继续对外出租,但是租户遇到过很多怪事,连押金都不退就都跑了。这房子可是出了名的凶,小子,如果你命不够硬,还是别碰这房。”

  “如果你改变主意了,这房子我十五万收了,你净赚五万,如果你遇到什么问题,打这个电话。”

  说完,他递了一张名片给我,扭头就走了。

  马鸣,嘉乐地产总经理。

  我笑了,原来是个做二手房的,随手把名片往垃圾桶里一扔,骂了一句傻逼。

  这三天里,我给几个死党轮流电话轰炸,借齐了尾款,过户流程出奇的顺利,在第四天,我就已经拿到了房子的钥匙入驻,当天晚上,我给小雅打了个电话,想要给她一个惊喜。我把房间布置的很温馨,在桌上还摆了两支蜡烛和红酒。

  可我没想到,就在我入住的第一天,就遇见邪门的事儿了。

  小雅根据我给的地址找到了这里,和预想中的差不多,我买了新房子,她简直比我还要高兴,甚至感动的哭了出来。我说虽然平米小,但好歹咱们也有个窝了,明天我就去跟你妈提亲。

  我们相拥热吻,借着餐桌上的烛光,气氛显得浪漫极了,在客厅的沙发上,我们两个人就有些忍耐不住了。

  我把她的衣服脱了个尽管,肆意的丢在沙发的角落,当小雅的酮体展现在我面前时,我吞了一口唾沫。

  “别急,我去洗个澡。”

  “快去吧,洗浴用品都是新买的。”

  我坏笑着催促道。

  小雅娇羞道:“讨厌,你叫我来都是算计好的吧?”

  小雅抱着衣服,扭动着躯体走到了洗手间门口,当她打开门时候,突然问道:“沈毅,你怎么连水龙头都不关啊?多浪费水啊!”

  水龙头?

  我什么时候开水龙头了?

  我愣了一下道:“我没用过水龙头啊。”

  小雅嗔怪道:“那洗手池的水龙头是谁开的?难不成除了我之外,你还约了别的女人来过吗?”

  我心头纳闷,解释道:“怎么可能,那有可能是我上洗手间的时候忘记关了吧。”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我的心里却泛起了嘀咕,因为我记得很清楚,我今天是搬过来的第一天,我根本就没有用过洗手间。

  而且在我进屋检查的时候,所有的水龙头都是关好的,怎么可能没关水龙头呢?

  出现这个小插曲之后,我便开始心神不宁起来,不知怎的,我这心里总有点发毛。

  突然想起三天前那个房产中介马鸣跟我说过的话。

  晃了晃脑袋,告诉自己别瞎想,只是一个水龙头而已,或许真的是自己无意间碰到的呢?可我不知怎么的,坐在客厅里心总是不踏实,总觉得这客厅里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一样。

  不一会儿,小雅便裹着浴巾出来了,见到女友出浴,我这心里也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顿时产生了反应,一下子把她给拦在怀里。把头埋在她的身上猛吸一口。

  小雅娇滴滴的轻哼一声,小声说了一句:“真色,还偷看人家洗澡。”

  我一面在她的身上肆意游走着,喘着粗气说我什么时候偷看你洗澡了?自己媳妇洗澡,还用‘偷’看吗?

  小雅热情的回应着我说:“那你还趁我洗澡的时候偷偷摸我。”

  我本身性致极高,狠不得立马长驱直入,可听完她这句话后顿时停住,“我什么时候摸你了?”

  “你还死不承认?刚刚我洗头的时候,你悄悄摸我屁股。”小雅的眼神中充满着妩媚和期待,直接把浴巾一丢,也不管这是在沙发上,直接坐在了我的肚子上。

  这一刻,我突然‘提’不起来了。

  小雅发现了我的一场,疑惑道:“沈毅,你怎么了?”

  我装作若无其事道,“没事,我把安全措施戴上。”

  小雅点头。

  我把小雅从身上挪开,然后起身走向洗手间,我说我放在厕所了,这就去拿。

  小雅躺在沙发上说,“我等你。”

  进了洗手间门口,我便听到了一股水流的声音,抬头一看,发现洗澡的花洒没有关,我冲着外头嚷了一句你怎么也没关花洒?

  可小雅却回应道:“我关掉了呀,怎么回事?水没关吗?”

  我头皮顿时一麻。

  但我并没有表现出来异常,只是压着语气说道:“花洒需要换了,有些漏水,我已经关好了。”

  这事儿怪了。

  先是小雅发现水池的水龙头没关。

  再接着是她说在洗澡的时候,‘我’摸了她的屁股,最后,是我进入厕所后发现花洒也没关。

  我又一次想起那个房产中介马鸣说过的话。

  “这房子有问题。”

  “死过一家三口,车祸。”
站长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