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八十三章 诛邪

作品:玄浑道章|作者:误道者|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1-17 11:27:04|下载:玄浑道章TXT下载
  候罡正在半空之中驾风而行,出了那洞窟,他只觉心中异常畅快,闷坐大半月,他情绪已是积压到极限,早就忍熬不住了。

  在半途之上,他把袖一抖,霎时百多个小鬼蹦跳了出来。一个个鬓毛如戟,头骨突起,瘦骨嶙峋,一出来就哦哦怪叫,而后被法力一催,就化一阵阴风融入大气之中。

  此谓“遁阴鬼兵”,是用生人神魂祭炼成的鬼侍,能在斗战之时忽然掠出为他助战,敌方若不防备,紧要时刻就会为其所扰,只要露出一个错处,他就可抓住机会将之杀了。

  张御这些天来一遍遍观摩渊猿灵性转运,通过观知之印,他已是揣摩出了一定的运用方法,自忖再用不了几日,当就能功成了。

  只是这么多天下来,渊猿从最开始的一见到他就暴躁狂怒,逐渐变成了冲他随意吼两声,再敷衍了事的跳跃示威一下,就干脆坐在那里瞪着眼不动弹了。

  张御知晓,这东西智慧很高,实际上戒备之心从来没有放下,现在的模样,既是本心的流露,也同样是一种伪装,其实它一直在等待机会。

  他正待再稍稍挨近一些,只是这等时候,他忽觉有异,转头一看,就按见一道气势汹汹的乌色遁光自远空朝着着自己这边飞来。

  随着他六正印的提升,神异器官也是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这几天他隐约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窥伺着自己。

  只是那气息若断若续,并无法凭此感受到那正主所在,故他也就没有去多管,只是在心中稍加留神,可从现在遁光之上所展露的气机来看,分明就是那个躲藏在暗处之人。

  他此刻不禁有些讶异,这人蛰伏了如此长久,想来是在那里等待机会的,可现在他既没有露出疲惫之色,也没有与渊猿进行厮杀,那又为何这么急着跳出来?

  候罡正在出来那一刻,就没有再隐藏自己的打算,在见到张御身影那一刻,双手一捏,有滚滚烟雾从袖中荡了出来,这些烟云飞快赶了上来,并将他笼罩在内,而后朝着前方滚滚压来。

  只是他这一过来,张御还没有如何,地面上的那头渊猿却先是愤怒咆哮了一声,纵身一跃,轰地一下就冲入了那团烟云之中。

  这向前疾驰的黑色烟云不由一顿,在原地翻翻滚滚起来。

  过有片刻,就见烟云之中有亮光一个闪烁,一只有巨大的猿臂从空掉落下来,摔在了满是砂砾的地面之上,翻滚了几下才停止,手指还抽搐了一阵。

  这个时候这烟云终是再动,如万顷水潮冲岸,轰的向前涌来!

  张御眸光闪烁了一下,立在原地不动,鉴心道袍之上氤氲玉雾飘荡出来,看似飘渺如轻烟,可却是轻易那些黑色浓云挡在了前方。

  这煞气烟云前进不得,就又往上往周外去,看似蠕动缓慢,可是一个扩张就是数里范围,同时烟雾之中一阵光华闪烁,一团团如熔岩一般晦光雷火喷涌出来。

  张御心意一转,身外里许之地立刻升腾一阵焰火般的玉光屏障,晦光雷火纷纷被排斥开来,坠在地上就是一个个巨大的坑洞,更有黑色的毒焰自里飞溅出来。

  张御此刻能感应出来,那个使动神通的人其实根本不在近处,而是躲藏在较远的地方,这人如此遮藏自己的身躯,看去是忌惮自己的飞剑,这次显是有备而来的。

  他再与之对抗了片刻,见对方再没有运转什么其他手段出来,就不再等下去,心意一引,就有一枚宝尺化流光自紫星袋中遁出。

  此是玄廷所赐“元正宝尺”,专破幻境污秽,这一出来,就轰然落在了那团厚重秽烟之中,随后绽放出无穷宝光,光芒所至,如炽阳融冰化雪,烟尘尽消,秽光退散,遮蔽十数的烟尘不过一会儿就没了踪迹,其中还有一团如针刺一般的亮光挣扎闪烁了一下,转眼也是黯淡了下,化一阵烟烬飘逝。

  此时此刻,候罡正一如张御所料,看似在烟云之中,实际上躲藏在远处观察战局,他看到这一幕,却是几欲吐血。

  这些煞烟和内中所藏宝物是他和自己师兄费了偌大力气祭炼准备的,认为足以凭此压服张御,可现在居然竟然一个照面就被破了。

  这个变化也打乱了他原来的思虑好的谋划,还没等他想好下一步怎么办,眼角之中忽有一道光芒闪过,脸颊旁边多出了一道血痕。

  大气之中一个遁阴鬼兵发出了一声凄厉惨叫。

  却是方才,剑光遁空袭来,因此触发生机警兆,一个小鬼主动跳出来挺受剑刃,只是那剑锋尤为锋锐,即便隔着一段距离,那溢出的剑气仍然刺破他护身法力,致他面上见血。

  他顿知不好,意识到张御已然发现了自己所在,当即口诵法诀,整个人忽的扭曲了一下,避开下一道飞来剑光,随后有无数细碎铁砂冒了出来,在身躯四周围绕飞转。

  那剑光在他身周围一绕,似察觉到这些铁砂对剑身上的心光有剥离污秽之能,便就没有再攻,而是倏地飞了回去。

  候罡正暂时松了一口气,可随即便见一道有玉雾相绕的青色遁光自远空过来,知是事情未完,可一招失机,他认为这一次胜算已失,所以眼下不欲再和张御再斗,把袖一掩头脸,当即身化离光,直接遁走。

  与此同时,大气之中一个又一个厉鬼蹦了出来,往那遁光迎去,试图加以阻拦。

  张御御空冲来,不闪不避,身上元正宝尺激发出一阵光亮,这些个鬼物发出一声声凄厉惨叫,一接触遁光,便纷纷崩散。

  候罡正冲去一段路后,发现不对,张御来势之快超乎他的想象,而且后者根本不必追上来,只需在后方祭剑杀来,就能让他无从走脱。

  他左思右想,却发现没有一个办法可以应付眼下局面,这一刻,他心中暴虐情绪涌了上来,一时也是发了狠,却是把遁光一旋,并不再是逃遁,而是掉头朝着张御来处冲去。

  同时他一按胸口,藏在那里的玄兵被法力一阵挤压,顿时往内部一个收缩,而后一阵剧烈白光闪烁出来,就将周围数十里内所有东西吞没进去。

  荒原之上爆出出一声震天动地的轰鸣,地面如波浪般起伏震动不已,向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去,一道尘土烟柱直冲天际,到了高处,再滚滚向外翻涌开来。

  就在距离玄兵爆裂的百多里外,地面轰的翻开,一个一模一样的候罡正自里站了出来,他呸了一声,吐出了嘴里的尘沙,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眼神从一开始的迷茫清明。

  方才那死的只是他分割神魂寄托的一具身躯,只是在运用那具躯体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并不是真正的自己,刚才他当真以为准备与敌同归于尽。

  他的记忆就停留在玄兵爆裂的那一刻,之后就都是不知晓了。

  只是玄兵一出,想来便是灭不了对手,也能将之重创,他正要回去确认一下,却听得一声清鸣传来,浑身顿时变得轻飘飘起来,愕然抬头看去,就见道一个浑身泛着玉光的道人身影负袖飘悬在上空。

  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剑呢?”

  而后头颅一翻,就从颈脖上掉落下去,无头尸身犹自立了一会儿,才扑通一声翻跌入了那个方才上来的坑洞中。

  张御望着下方,把袖一挥,覆土盖上,既然对方已经提前挖好了埋自己的坑,他也就不必再去多费手脚了。

  此时他再转目往一边望去,眸光微微一闪,远处一群飞虫轰地燃烧起来,一只只化作灰烬落在了地上。

  他收回目光,背后璀璨星光一闪,身形几个闪烁,一连跃数十里,来到一处地缝之前,那头渊猿此刻正躺在那里。

  不过这头凶物已经没了之前的威武样子,它缺了一臂,而且浑身雪白浓密的皮毛现在几乎被化尽,露出了下面鲜红的疮疤一般的血肉,只有胸口的起伏证明它还活着。

  渊猿能化为虚实,可是并不能一直虚化下去,而那煞烟恰恰就是的它克星。

  张御正察望之时,忽然感觉到一股乖顺的灵性涌来,他看了过去,见那渊猿睁大着眼睛看着,里面现在没有了暴虐,只有祈求和顺服。

  他立时明白,这是这头凶物向他敞开心灵,表示臣服之意,同时也希望他能救助自己。

  灵性生物最深处的力量转运方式是每一个灵性生灵的根本,展示给了他人就是将自己弱点交托出去,知晓的人一个念头就可决定其生死。

  灵性生物通常到死也不肯屈服,少有如此做的。他想了想,渊猿肯这般做,应该是这段时间以来的熟悉,再加上最后他杀了那来犯之人的缘故。

  最重要的是,这头渊猿是有智慧的,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

  他思索了一下,方才看到那灵性的转运方式,他一瞬间就弄明白了那力量之中的虚实变化,此行所求,算是提前圆满了。

  既然如此,那也不妨伸手一救。

  于是他一挥大袖,心光洒下,相助这头大猿将侵入身躯之中的烟煞排挤出去。

  荒域深处,贾洛正在洞窟之中打坐,面前则有一根闪着幽光的蜡烛,可这个时候,上面的火光飘忽了几下,倏地熄灭了。

  他似被惊动,抬头看了一眼,久久无言,最后才叹了一声,“师弟啊。”

  这根蜡烛是候罡正命性之寄托,既然熄灭,便代表着其人已然身死,身为邪修,本来就是生死无常,在决定做这件事时,贾洛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也没有表现的如何惊讶。

  只是因为之前立下过誓言,那边交托给他的事既然候罡正没有完成,那么就必须由来他继续下去了,洞窟之内煞气一阵翻滚,他瞬息之间就不见了影踪。

  ……

  ……
站长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