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六章 殿藏

作品:玄浑道章|作者:误道者|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1-13 11:48:54|下载:玄浑道章TXT下载
  张御在域外待了两日,与万明道人商量妥当了一些事后,这才折返开阳学宫。

  他虽同意武泽去往界隙,只是这件事并不急着办,他还需要其人为自己完成一些事情。

  回到书房之中后,他自紫金袋中拿出一只金属匣子,摆案几上打了开来,里面摆着数枚玉坠,一个个造型精巧,各不相同。

  这是他那日提过一句之后,武泽在这两日内打造的。

  原来那些薄片虽然小巧,但是作用不明,除了真正相熟之人相托,并无会真正带在身上,而且还要拿了回来才能分辨,太过麻烦。

  可是这玉佩不同,带在身上之后,若是附近有造物人出现,温度会发生变化,还会发出轻轻颤动。

  但是武泽也说了,之前之所以不用这门技艺,也并非他做不到,而是现在那些造物人很可能有办法屏护此物,并且这东西也缺陷,若是一个正常人身上携有造物,这东西都有可能作出反应。

  不过这东西毕竟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能够给他一个提醒。

  他看了一下,盒子里一共放着五枚玉佩,想了一想,拿下一枚放入袖中,见剩下四枚位置相对,整整齐齐摆在一处,这才点了点头,盖上了匣子。

  这时他拿起报书看了看,短短几天时间,北方战事并没有出现什么太多变化,于是将之放在一边,先去顶层逗弄了一下妙丹君,而后转去静室打坐修持。

  第二日,他先处理了一下学宫的事宜,过去午后,便就乘坐飞舟,往望州而来。

  这一路之上,他见到斗战飞舟往来不绝,还时不时见到有修士遁光飞过,洲中戒备比上月更是严密了不少。

  舟行两日,进入了望州,在延台学宫的泊台之上降下,步出舱门之后,他就往鲁老府上而来。

  鲁老自上回服下了张御赠送的药物,还有按照张御传授的呼吸法用功,又能如以前一般能够站起来行走了,只是衰退的肌肉尚还无法一下复原,之前已是让叶思兰代替自己登门致谢,现在听闻张御又至,十分高兴,在役从搀扶下亲自自里迎了出来,并将他迎入了宅中,并以好茶相待。

  在与张御聊过几句后,听闻他想观览一下延台学宫的古物藏品,当即热情言道:“延台学宫古物摆在外面的那些只是寻常物件,张先生大可不必去看。

  我学宫最大的珍藏实则另有存放之地,一般我除了我古物会的会员和学生,是不让外人进去观览的,不过张先生帮了老朽如此大的忙,专学又是古代博物学,我可为我先生做担保,只是今天这时候有些晚了,明日我带张先生前去一观如何?”

  张御点首道:“如此就劳烦鲁老了。”

  鲁老见是时间已是日入时分,当即命人准备晚宴,好生款待了他一番,宴后又给他安排了一处妥帖居舍。

  张御依其意在此休息一晚,到了第二日凌晨,待进过早食之后,鲁老换了一身学宫衣冠,拄拐带他往位于学宫正中的治星台而来。

  这座大台高有百丈,周围用青玉砌筑,坚牢厚重,最早时候乃是一处军事堡垒,据说连玄兵亦无法奈何,而且里面储有足够万人五年所需的食水,六十年前浊潮到来时,学宫师生就是早靠躲入此中才避过那一段时期。

  张御跟随鲁老进入大台内部之后,经过数道查验,便往大台地下而去,最后来到了一处高大宽敞的地厅之内,这里敞道连廊,可谓如蚁巢一般四通八达,入目所见,俱是各类精美藏品。

  鲁老自豪介绍道:“自青阳上洲立洲以来,多数域外收缴来的珍品、上品,除了一些被两府收去的,余下的都是摆在这里了。也是因为我延台学宫的藏品十分丰富,有些东西更是独一无二,所以我学宫之人都被允许披上神袍玄甲。”

  张御问道:“敢问鲁老,两府收走那些藏品作何用?”

  鲁老摇头道:“好东西谁都想要,有一些东西造型精美,外观华丽,被人所惦记也是免不了的。更有一有些古老物件具备神异力量,放在我们这里着实不好处置,所以只好封入进两府的库藏之内了。”

  张御心下微微一动,实际上若是这些东西具备神异,那理应交给玄府,因为神异力量一直是由玄府负责对抗和处理的。

  应该是之前玄府没有履行此责,故是才让两府接替了过去。

  不过看情况,两府也能力处理这些东西,所以封藏了起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倒是可以发去公函让把那些藏品转移过来,重新交由玄府保存,即便做不到,他提出检视那当也是没有问题的。

  而一般来说,具备神异力量的东西,里面蕴藏源能的可能性当是更高,那说不定他从那里还能得到一些收获。

  转念之间,他跟随鲁老在这地下殿藏中游览起来。

  鲁老知识渊博,每到一个熟悉的物件之前,必会站定详细点评一番,将此物的来历背景及诸多考证道与他知,不过这里收藏实在太多,鲁老兴致勃勃带了他走了大半天,也只是看了整个馆藏的千分之一。

  知识无价,若是放在平常时候,张御是十分愿意这般继续下去的。

  可是现在情形不同,外面正在交战,他需要尽快寻到源能,以提升实力,而若要照速度看下去,那几年也未必能看完这些东西,所以他劝说鲁老不必这般辛苦陪着,自己一个人观览便好,若是见到什么不明之处,回来再来向他请教。

  鲁老也知自己体力不济,本来还想让叶思兰相陪,不过也是被张御婉拒了,于是就为了拟了一份保书,而后就回去休息了。

  张御在他离开,便一人在此观览起来。

  这一次事情就简单多了,他直接放出心光感应,若是没有感受到任何热量,那么就下一层去。

  地下殿藏的结构结构是如旋流涡洞一般般逐渐向下深入的,越是藏在深处的藏品,价值便越高,多数都是上个纪元乃至于数个纪元之前的古物。

  张御连下了三层之后都没有什么发现,到了第四层,他忽然有所察觉般往一处转去,最后在一幅壁画前停了下来,不过从那壁画背后的岩石上看,这是一幅洞穴壁画,而殿藏则是将整个洞穴都是原封不动的搬来了。

  感受着那丝丝缕缕的热流传递过来,他一直走到了近前,见壁画上出现的一头夭螈,而且描绘的是一个少见的正面。

  可以见到,这头夭螈正用凶狠的眼眸直勾勾盯着着前方,因为这壁画占据了这里整整一面墙壁,好似这东西随时随地能从里面爬动出来。

  这却让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前往东庭都护府时斩杀的那头夭螈,不过壁画之上所绘,从背景对比来看,其身躯盘踞在一个洲陆之上,若是这头夭螈当真存在过,那绝然比一些异神还要强大。

  就在这个时候,一群青年男女说说笑笑从一条侧廊里转了过来,并往他这里走了过来,他们每一个人穿着延台学宫的服饰,而手中都是拿着一面玉板,时不时会对照一下两边的古物,并在上面写写画画。

  其中一个人这时一抬头,看到张御背对着他们站在壁画之前,立刻发出警惕的声音,道:“谁在哪里?”

  这些学子也是一个个紧张起来,这里不被允许外人随意进来的,他们也未听说今日除了他们一行人之外还有其他人到此。

  张御转过身来,道:“几位不必惊慌,我随鲁老到此,在外有记述凭信可为查证。”

  先前说话那人见到他,怔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慌忙一拱手,道:“我们不知道此事,真是抱歉了,还望没有惊扰到尊驾。”

  他身旁那些学子也是纷纷行礼致歉。

  张御往所有人面上看有一眼,道:“无妨。”此时此刻,他分明感觉到那枚藏在袖中的玉佩发出一股温热,并且微微震颤起来。

  这即是说,这群学子之中,很可能有造物人存在,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个。

  只是他需解决的是这件事背后的源头,而不是某个造物人,所以他没有多言,感受到这里源能吸收的差不多了,再看了这些学子一眼后,他就继续往下一层走去。

  可他走后,这些学子还是久久站在那里没动静,方才他那一眼扫来,所有人都生出一股心惊胆战之感,好像自己心底深处最隐秘的秘密都被一眼看透了,故是一时之间精神都有些恍惚,而其中一个名脸颊微胖的少女则是惊疑不定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

  张御没有再去理会那些学子,他一路下行,在走到第八层的时候,就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热流传来。

  他转头看去,这是一座展翅巨鹰的雕像,其体型庞大,占据了此间半个大厅,用琥珀镶嵌的鹰眸光芒闪烁,喙嘴钩尖锐利弯曲,使其看去凶威凛凛,如同活物。

  他思索了一下,这里源能看去倒是充沛,不过自己若是站在此间,恐怕一整日无法吸纳,那太耽误时候,于是将封金之环取出,令其飘去鹰翅之上,自己则继续往下行去。

  而就在他走后不久,一个人影自上方走了下来,打量了四面之下,最后目光落在了那封金之环之上。

  ……

  ……
站长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