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梦中初相见

作品:我的幻想生物|作者:穿过红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4-28 10:58:28|下载:我的幻想生物TXT下载
  《金刚经》有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那么,如果反过来看呢?

  或许,亦是可行的吧...

  ----作者语

  雾霭沉沉的远方,是一栋栋高低不一的楼宇,从楼宇的间隙中,看到的依然还是楼宇,转动一下视角,能看到一座不那么高的小山,郁郁葱葱的,听说叫笔架山,但是谢承文一点都不觉得那像笔架,或许是山太矮小,限制了人们的想象力。

  之所以说山太矮,是因为越过山峰,谢承文还能看到山后面的高楼,所以说,人定胜天并非是瞎说啊。

  无数的建筑物挡住了曾经平滑的地平线,哪怕是站在百米高的大楼顶上,依然看不见,但是谢承文猜测,地平线应该就在那里,不管你看不看得到。

  所以说,我们所见的未必真实,我们所幻想的未必虚幻,并没有人能真正的界定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真实,因此可知,就算已经分不清虚幻和现实的人,应该也是属于正常的情况...

  好吧,谢承文承认自己实在编不下去了。

  用力的将胸腔内积蓄的烟草燃烧的烟雾呼了出去,烟气才出口,就被强烈的带走,消散得无影无踪,就像梦幻泡影一般。

  谢承文又将手指间夹着的香烟再一次送到嘴唇上,用力的吸了一口,快速燃烧的烟草发出让人愉悦的轻微‘嗞嗞’声,浓烈的烟气带着余温冲进气管,涌进肺泡,然后快速的与肺泡内的红细胞接触,一些人类尚未弄清楚的复杂物质融入了红细胞中,随即被带进肺动脉,然后流转全身,当然了,最重要的是脑部。

  想象着自己的大脑细胞如饥似渴的吸收着烟雾中的未知成分,然后分泌出各种奇奇怪怪的物质,刺激着这具并不那么强壮的身体,让自己感到身心愉悦,谢承文觉得有些可笑,对,人类就是这么可笑的,所谓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不过是被一些成分不明的化学物质在背后操弄着而已,一切都是虚幻。

  谢承文并不是散发着腐朽气味的文青,也不是整天恍恍惚惚了无生趣的哲学家,他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普通小人物,终日为三餐一宿操碎了心的一条咸鱼而已。

  谢承文抬起左手,手里的手机屏幕在他的食指碰到手机背后的指纹唤醒键时被瞬间点亮了,谁说国产机不行的!老子一手机糊他脸上。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心理测评表的结论页,按照下面的分数说明,谢承文的评测结果基本上算是正常范围,如果在回答测试题目时谢承文稍稍去掉一些愤世嫉俗以及中二气息的话,分数可能还会更好看一些。

  事实上,这并不是谢承文第一次偷偷给自己做心里测评,这种心里测评题网上多得是,虽然说不上多么专业和精准,但是勉强定性还是可以的,做了十几二十次之后,谢承文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也许还是个正常人。

  又或者,是那些弄出这些心理测评表的人才不正常,所以没能成功的发现谢承文其实已经是个蛇精病了。

  没错,谢承文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疯了,因为他已经有些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

  这一切都要从半个月前的一场梦说起。

  那天夜里,谢承文像往常一样,拎着从酒店厨房里顺来的冷菜,以及在楼下小店买的冰啤,蹲在自家蜗居的沙发上,跟每一个快乐的单身汉一样,一边享受美味的食物,一边用手机刷着游戏,然后刷了一下自己追的剧集,然后是追的书单...

  好吧,水字数是不对的,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跟往常无数个日常一样寂寞而又平常的一天,然后谢承文洗洗睡了。

  然后谢承文就做了一个梦,不,并不是噩梦。恰恰相反,这是个非常美妙的梦,或者说,是一个非常旖旎的梦,当然,毫不意外的,在关键时刻他就醒了。

  做一个美梦或者有些不可描述情节的旖旎之梦并不奇怪,虽然谢承文已经快三十岁,而且还结过婚,但是他身体还是很不错的,早晨的功能还尤其的好,所以平时做个梦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更何况,这个梦在关键时刻就醒了,虽然遗憾,但是它肯定不伤身。

  但是,任何事都怕但是,如果这个梦每天晚上都准时出现,虽然情节略有不同,但梦中情人却总是同一个的话,各位看官又会有什么想法呢?

  如果谢承文再年轻十几岁,他肯定会毫不迟疑的认为自己祖坟冒了十八代青烟,怕是要交好运了,或许传说中的田螺姑娘、狐狸精报恩之类的美好事情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了,自己马上就会脱离低级趣味,成为一个高尚的,高高在上的,脱离凡俗的性福猪脚了。

  可惜,谢承文已经快三张了,而且还是个被离婚的单身狗,所以,他觉得自己大概率可能精分了。

  这悲观的意识流向,就是成年人的悲哀啊!

  说实话,谢承文心里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如果真是那个可爱的小姐姐找上自己的话,也许被吸干了也心甘情愿吧。

  谢承文所说的小姐姐并不是什么妖怪,当然也不是现实中的某个美女,而是一位游戏人物,是的,就是这么可悲,谢承文就是这么一个可悲的被离婚单身狗。

  这位小姐姐是谢承文玩了几年的一款手游中的角色,这款手游叫做蓝色航线,二次元收集类游戏中排行前列的游戏,这款游戏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有无数(数百位)风情各异的漂亮小姐姐大姐姐等着你抱养。

  而最近半个多月每天晚上跟谢承文玩着不可描述游戏的就是其中的一位小姐姐,之所以写了两千字这位梦中女主却连名字都没有出现的原因,是因为她真的是一位小...姐姐,如果谢承文敢在现实中与这位小姐姐有什么暧昧关系的话,大概得三年起步。

  所以说,造成谢承文困扰的,绝不仅仅是因为天天晚上做同一个梦而已,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跟他做着这样那样事情的是那位小姐姐啊,为什么不是温柔贤淑或者英姿飒爽的大姐姐呢?

  至少,这样谢承文可以告慰自己绝不是个变态。

  当然,谢承文现在也绝不认为自己是个变态,事实上,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偷偷试过了,街上各种小萝莉看上去虽然可爱,但是也仅仅限于可爱,谢承文心里绝对没有对她们有一丝丝不正常的想法。

  甚至看到那些中学生的时候,还有一种涩的发苦的不良感受,所以说,谢承文觉得自己还是喜欢大姐姐的,喜欢成熟一些的女性不是成熟男人的标志么,比如客房部的陈经理就很不错,尤其是她穿着制服时那前凸后翘的身材,每次看...咳咳,这句大家还是忘记吧。

  好吧,今天的心理测试又合格了,老子目前还没疯!

  谢承文弯下腰,将手里的烟头快乐的丢进了放在隔热板上的一次性水杯里,烟头跟水接触的滋滋声听起来很是悦耳。

  趁着还没疯,是不是应该再氪一把,小姐姐大姐姐们的春季新装还有很多都没买,还有满屏催婚的姑娘们期待的誓约之戒也很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有买一送一的活动...

  “哈,果然在这,马德抽烟也不叫上老子,咦?上...叫上...这个词汇果然很精华啊,嘿嘿。”

  不用回头,谢承文也知道背后来的是谁。

  一只胖胖的手按在谢承文的肩膀上,谢承文不动声色的将手机息屏并放下左手,然后扭身甩肩,嫌弃的摆脱了那只肥手,冷笑着看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胖子。

  其实何贵友同志并不很胖,如果忽视他那痞痞的神态,何贵友还是挺耐看的一个人,但是这世界上没有但是,何贵友就是个贱人,见色忘义的贱人,如果他三句话不开车,那肯定就是太阳已经从西边出来了。

  “来,抽我的,要不要我帮你插~嘴里,嘿嘿。”

  “滚!没听说请人抽烟阖家富贵啊,有多余的自己插菊花上。”

  “嘿嘿,老谢你就是嘴犟,我还会害你不成,这可是黑金云烟,贵着呢,不抽算了。”

  谢承文斜了何贵友一眼,不屑道:

  “你慢慢插,我走了。”

  何贵友脸色一变,一把拉住了谢承文:

  “别呀,小弟我有事相求呢。”

  谢承文一巴掌拍掉何贵友的手,冷笑道:

  “你个贱人肯递烟还能没事,老子早看出来了,懒得理你罢了,一根烟就想求人办事,你想太多了吧,一顿老鲁家,不二价。”

  “卧槽,老谢你忒不地道,换个班你就想爆我菊,等你下次求我的时候不怕老子加倍奉还。”

  “嘿,我还真不怕,咋地?”

  何贵友缩了缩脖子,终于回忆起面前的谢承文貌似从没有找自己换过班,这货就是个废柴单身咸鱼狗,在家跟在单位蹲着根本没区别啊,卧槽,这咋整。

  “别,别,叫你哥了还不行么,我今晚真的不能值班,求你了,不然我妈非扒了我的皮不成。”

  谢承文嘿嘿笑:

  “老鲁家一顿,怎么,又是相亲?”

  何贵友闻言精神一振,满脸淫笑点头道:

  “是啊是啊,推都推不掉,人家女方看了你兄弟我的相片之后,哭着喊着非要尽快安排,主要是我这魅力太大了,我的错,我的错,嘿嘿...哎呀,忘了考虑您老人家的感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哈哈...”

  谢承文咬了咬牙,弯腰拿起隔热板上放烟头的一次性水杯,转身向楼梯口走去,一边头也不回道:

  “跟你在一起我就觉得自己特高尚,这恐怕也是你唯一的存在价值,记得,老鲁家一顿。”